近期大量仿制我们网站案例,请客户认准ca888亚洲娱乐城唯一官方地址:www.boshilunwen.com !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代写职称论文 > 经济论文 >

基于供给方付费的开放存取期刊的经济模式分析

来源: ca888亚洲娱乐城 时间: 2017-10-05 10:20 阅读: 次 【加入收藏

  预计到2021年,开放存取期刊(Open Access Journal,OAJ)刊登的论文将占全部学术论文出版量的50%.到2025年,通过OAJ发表的论文会占到全部学术期刊论文的90%[1].虽然,开放存取出版正在逼近学术出版的主流,但是“论文处理费”(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s,APC)不足始终是困扰OAJ发展的瓶颈。从市场供求关系角度,OAJ的经费可以从“供给方”与“需求方”两条途径获得,供给方指作者、出版商和OAJ赞助者,需求方主要包括用户及其资助者。开放存取的理念与实现特点决定了OAJ出版对供给方付费这种经济模式选择的必然性,国外的相关实践经验对我国OAJ出版事业的建设与发展具有启示意义。
  
  1 OAJ出版供给方付费的背景因素
  
  1.1 政策导向与立法支撑
  
  2012年7月,社会学家Dame Jane Finch领导的专家小组发布报告,名为《可获取性、可持续性、卓越性:如何扩大研究出版物的获取》。同年7月,在英国政府对该报告评估之后,英国研究委员会颁布“开放存取新政”,全面倾向于支持为OAJ出版付费,计划在未来五年支助金额超过1亿英镑[2].2013年10月,意大利实施《科学出版物法》,要求至少50%的由公共资金资助的科研成果通过OAJ发表[3].政府之所以对OAJ感兴趣,是因为其能够提高投资回报率,促进经济与社会事业的发展。比如,Peter Sheehan的研究指出,OAJ出版每年可以给英国经济增加17亿美元的收入,为美国增加160亿美元的收入。另一项成果表明,OAJ出版对澳大利亚产生的经济效益至少是成本的51倍[4]113.另外,OAJ并非传统科学评价体系的适用对象,这不免使科研工作者担心在OAJ发表论文会使职称、薪酬、晋升等受到影响,从而不愿向OAJ投稿,使供给方付费相应地受到制约。现在,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国家都出台政策,构建“多元化学术评价方案”,涵盖OAJ等开放资源,这对供给方付费是有利的。
  
  1.2 用户付费机制的式微
  
  传统期刊出版的经费来源以需求方付费为特色,即用户(图书馆、学校、研究单位、企业等机构订户和个人订户)通过支付订阅费来维持出版的运行。但是,按照着名的“3B协议”(Budapest、Bethesda、Berlin)的规定,“免费获取”是开放存取的主要特征之一,用户付费不再成为出版经费的主要渠道。在用户付费式微的背景下,出版商希冀继续依靠需求方付费来保障OAJ的出版已不可行,于是把筹资的对象转向供给方的作者,以及与OAJ有利益关系的其他供给方。目前,在国外OAJ出版中,供给方付费已经成为出版商普遍采用的经费机制。比如,美国Scientific Research Publishing出版的119种OAJ、英国Dove Medical Press创办98种OAJ、德国Springer旗下的97种OAJ,采用供给方付费的比率分别为100%、93%和64%[5].需要指出的是,供给方付费并非OAJ出版所特有,早就被传统学术出版采用,但是付费的理念、目的、方法等有明显区别。
  
  1.3 科研成果传播的需求
  
  科学成果的价值在于广泛传播与共享,尽快转化为生产力,促进社会创新。出版应当是科学研究不可或缺的环节,科学研究的规划、实施方案应涉及出版问题,经费预算应包括出版费用。从另一个角度认识,由公共资金支持下产生的科研成果具有公共属性,是一种“公共产品”,应为全社会共同分享,从科研经费用拿出一部分用于OAJ出版,提供免费获取具有合理性。事实上,从科研经费支出的OAJ出版费占了较大比例,而完全由作者个人付费的比例很小。比如,早在十年前,就有研究结果认为,OAJ的出版费有25%来自研究经费,只有4%是作者个人支付[6].2014年的一项研究表明,OAJ出版所需34%的资金来自科研经费,而作者个人支付的只占5%[7].部分科研经费用于弥补出版OAJ的成本是对公共资金分配和支付方式的优化,既推动了学术成果的快速传播与无障碍获取,又使资金的使用更有效率,同时降低了作者承受的经济负担。
  
  2 OAJ供给方付费的主流模式
  
  2.1 个人付费
  
  出版商往往根据OAJ的影响因子、成本、供需状况等来确定个人付费的标准。一般而言,期刊的影响因子越高,支付出版费的标准越高。竞争策略也与出版费的标准高低有关。有的OAJ只收取出版费,而另有许多OAJ在此之外还收取评审费(比如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彩图费(比如Cambridge Open Option)、额外页码费(比如Nucleic Acids Research)等。为了使作者对支付出版费有更多的选择余地,部分出版商将作者分成不同类型的会员,给予不同的待遇。比如,PLoS One把个人会员分成学生、朋友、支持者、理想主义者、提倡者、革新者等六种类型,每年分别支付25-1 000美元以上的会费,享受不同的发表权利和服务项目。还有的出版商以开放存取方式为标准,分别制定收费政策。比如,Elsevier对于选择“钻石开放存取”的作者不收任何费用,对于选择“金色开放存取”的作者收取每篇论文500-5 000美元的出版费,对于选择“绿色开放存取”的作者,提供12-24个月的禁行期,不向作者收取费用[8].PeerJ的付费政策与众不同,施行“终身会员制”,作者只要支付一次会员费(99-349美元,供作者选择),就享有终身开放出版的权利,具体权利内容(每年发表论文篇数、提交预印本论文篇数等)视支付会费的高低而定。
  
  2.2 机构付费
  
  机构付费是个人付费的一种“变形”,目的是为了减轻作者个人支付压力,开辟更广泛的出版融资渠道。机构付费的主体有狭义与广义之分,狭义的主体仅指与作者有隶属关系的机构。据统计,狭义的机构付费占OAJ出版费的8%[9]101.广义的主体还包括与OAJ出版有资助关系,但是与作者无行政隶属关系的主体,主要是一些资助机构。相对于个人付费,机构付费的操作模式更加丰富与多元化。比如,BMC开始将机构会员分成“公司会员”“机构会员”和“集团会员”等类型,后来又划分为“预付会员”“季度后会员”与“支持型会员”等类型,其中“支持型会员”又根据人员规模的大小细分为微型机构、小型机构、中型机构、大型机构、超大型机构,每年支付不同数额的会费,享受不同的出版费和产品服务费折扣。PLoS把机构会员分成“积极会员”“参与会员”“促进会员”“赞助会员”“支持会员”“金牌会员”等类型,每年支付2 000-100 000美元的会费,享受的发表费折扣从10%-75%[10]98.Springer采用综合标准,将机构会员划分成“部分支持制”、“全部预付制”和“支持会员制”等三种类型,给予不同的发表费优惠政策。从发展趋势看,机构会员费有逐年增加的特点。
  
  2.3 外部付费
  
  外部付费是指作者及其隶属单位之外的个人或者组织资助OAJ的出版。从国外实践分析,外部付费的主体主要包括:其一,政府。根据DOAJ的数据,OAJ得到政府拨款的占到约20%,而传统期刊有政府资助的不到4%[11].比如,荷兰的DARE计划、英国的SHERPA计划都是政府资助的与OAJ有关的项目。其二,基金会。比如,德国科学基金会(DFG)为汉诺威医药大学、维尔茨堡大学、杜伊斯堡埃森大学等的研究人员每篇论文资助2 000欧元的OAJ出版费。又比如,2011年我国学者在SCI发表的论文中,有80%受到基金的资助,这个比例位于世界首位[12].调查表明,OAJ的出版费越高,基金会资助的比例就越大。比如,低于1 000美元的OAJ,基金资助比例为43.6%,当出版费超过2 500美元时,基金资助比例就达到92.9%[13].其三,学术机构。比如,经对2014年英国数十家学术资助机构的调查,这些机构为OAJ出版的论文篇均提供了1 673英镑的资助,总计金额超过8 600万英镑[14].社会募捐、融资和网络众筹等也是常见的OAJ出版外部付费模式。
  
  3 国外OAJ出版供给方付费的经验
  
  3.1 协调不同付费模式的关系
  
  相对于传统期刊,OAJ失去了稳定的用户付费,面临着较大的经济风险。因此,许多出版商在从传统出版向开放存取出版转型之初都采取了复合型出版政策,即采用供给方付费,又保留了需求方付费,以实现平稳过渡。其一,不同期刊采取不同的政策。比如,埃及的Hindawi在2011年的总收入是600万美元,其中作者付费比例为94%,用户付费占6%[15].又比如,Wiley制定的Online Open和Wiley Open Access计划,分别针对OAJ和传统期刊。其二,同种期刊适用不同的政策。Springer、OUP、Elsevier等出版商将是否开放出版的权利交给作者,即在同一种期刊中,如果作者选择开放出版,则按照OAJ标准付出版费,如果作者选择传统出版,则需在出版的一定时间后通过知识仓储开放获取,同时保留用户订购费。比如,Springer的1500余种期刊、OUP的90多种期刊都采用选择性出版政策[16].适用选择性出版政策的期刊的用户订购费,根据开放出版的比例而调整。比如,按照Springer的规则,当期刊中开放出版的论文的比例达到8%,就会降低用户订购费标准。如果未达到8%,也要每三年调整一次订购价格。
  
  3.2 合理确定出版费收费标准
  
  据2013年Taylor & Francis的调查,有39%的作者倾向于选择不收费或者低收费的期刊投稿[17].另一项成果表明,80%的作者只愿意支付不高于500美元的出版费[18].然而,有的OAJ的出版费标准令人乍舌,远远超过了作者的承受能力。比如,Cell Reports的收费标准是5 000美元,而BioScience的出版费更是达到了7 000美元[19].虽然,机构付费和资助付费减轻了作者负担,但是却给政府预算和其他公共资金带来不小的压力。比如,2015年,中国、日本、美国等国家为SCI收录的OAJ出版的论文支付的出版费分别为6 697.38万美元、858.05万美元与3 220.68万美元[20].高昂的出版费引发对OAJ付费出版模式的质疑。2013年9月,英国国会下议院针对政府出台的“开放存取新政”发布报告指出,在公共资金承受巨大压力的时候,政府出台资助OAJ出版的政策是难以接受的。目前,国外缓解OAJ出版与付费之间的张力的举措包括:精准核算成本、建立定价模型、开展集体谈判、引入竞争机制等。
  
  3.3 提供适当的付费优惠政策
  
  相对于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整体的科研实力较低,但是成果的绝对数量庞大,其中不乏具有世界水平的成果。然而,高额的出版费却挡住了发展中国家融入开放存取出版的道路。为此,许多出版商都专门针对发展中国家制定了出版费优惠政策,既促进了这些国家科研成果的全球共享和本国的创新,又在很大程度上扩大了作者群体和会员规模,推动了付费政策的可持续发展。比如,PLoS ONE把偏低收入国家分成两组,第一组国家的作者不收任何费用,第二组国家的作者只收取500美元的出版费(以太平洋时间2012年9月4日9时后投稿为界限)[21].Wiley制定了“自动减免国名单”和“自动折扣国名单”,前者涉及61个国家,这些国家的作者完全免费,后者包括22个国家,这些国家的作者减免50%的出版费。牛津大学出版社的Oxford Open将部分非洲国家分成A、B两个表,A表中的国家的作者无需支付出版费,B表中的国家的作者支付50%的出版费[8].不同出版商对减免出版费国家的划分标准不同,比如中国大陆就不在PLoS减免出版费的范围之内,而是被列入了发达国家。
  
  3.4 注重不同经济模式的互补
  
  有学者认为,OAJ出版省去了印刷费和发行费,总成本比传统出版将节约30%[22].但是,OAJ出版的软硬件购置费与系统维护费却大为增加,而同行评审费用也可能要比传统期刊出版高得多。所以,仅靠供给方付费,不足以维持OAJ的出版。于是,在收取出版费之外,许多出版商采用了多元化的经济模式。其一,广告费。比如,BMC的广告类型就包括“标准广告牌”“标准垂直广告”与“标准网络广告”等,还为广告主开展广告宣传服务(搜索广告、电子邮件直销、受资助的更新电子邮件、电子邮件许可选择等)。精准广告投放也是BMC的特色服务之一,将向广告主加收20%的附加费[23]73.其二,增值服务。比如,PLoS的按需印刷服务(包括全年本或单本复制品服务、针对商业性质的再版服务、为个人的文章再版服务等),BMC的博客交流服务、提醒服务、定制化网站服务、方便格式许可、网络会议服务、颁奖典礼服务等。其三,电子商务。比如,BMC、PLoS等开展的基于B2B或者B2C模式的在线商店服务。定制化网站服务、开放仓储开发与维护等也是OAJ经费的来源。
  
  4 结 语
  
  OAJ对促进科研成果传播与共享,推动学术交流权回归具有重要作用,在实现开放存取理想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近年来,我国OAJ出版取得长足发展,但是同样面临着资金不足的困扰,要解决这个问题,借鉴国外供给方付费制度的实践经验是必要的。其一,制定相关政策,鼓励传统出版向开放存取出版的转化,明确供给方付费的合法地位。其二,科学运用竞争机制,建立完善的OAJ出版市场,通过出版商、作者、机构之间的相互制约和政策与法规调控实现付费标准的合理化。其三,多管齐下,在供给方支付之外,探索包括广告、电子商务、增值服务、募捐与众筹等内在的综合性的经济机制。其四,出版商要广泛深入地开展供给方付费实践,丰富操作模式,为作者、机构和赞助者提供更多的选择空间。其五,大力发展基金会事业,促进基金会的法制化、正规化、自律化、独立化建设,为OAJ出版提供更多的资助。为了吸引作者投稿,增加供给方支付出版的机会与意愿,外国出版商还采取了保证期刊质量、加强出版服务等措施,这也是我国出版界应当学习的。

  [参考文献]

  [1]Lewis D W.The Inevitability of Open Access[J].College & Research Libraries,2012(5):493-506.
  [2]博 阳,王 琼.开放获取的发展态势及大学图书馆的作用[J].图书情报工作,2013(10):5-11.
  [3]Moscon V.Italy:Open access in Italy[EB/OL] .[2016-12-17]
  [4][美]彼德·萨伯.开放存取简编[M].李 武,译.北京:海洋出版社,2015:113.
  [5]刘雅轩,易 丹.开放存取期刊的出版费用--基于DOAJ的统计分析[J].科技与出版,2015(4):121-126.
  [6]李 麟,初景利.开放获取出版模式研究[J].图书馆论坛,2005(6):88-93.
  [7]Publication costa and funding[EB/OL].[2016-12-17].
  [8]余 敏.欧美出版社开放存取期刊论文处理费研究[J].出版科学,2016(5):106-109.
  [9]张 惠.开放存取:理论、建构、服务[M].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2014:101.
  [10]刘银娣.数字出版启示录[M].北京:中国出版集团,2014:98.
  [11]何莉娜.开放获取期刊的运营模式探析[J].图书馆杂志,2012(9):33-37.
  [12]刘亘贞,陈 静.开放获取期刊出版费对学术交流的影响[J].中国科技期刊研究,2015(12):1244-1249.
  [13]Wang L L,Lin X Z,Fang H.Investigation of the Degree to which Articles Supported by Research Grants are Published in Open access health and Life Sciences Journals[J].Scientometrics,2015(2):511-528.
  [14]任 翔.学术出版的开放变局:2014年欧美开放获取发展评述[J].科技与出版,2015(2):18-23.
  [15]刘雅轩,易 丹.国际开放获取期刊出版商Hindawi的经营策略研究[J].科技与出版,2015(5):30-35.
  [16]王应宽,吴卓晶,程维红,等.国内外开放存取期刊研究进展综述与发展动态分析[J].中国科技期刊研究,2012(5):715-724.
  [17]Open Access Survey:Exploring the Views of Taylor & Francis and Routledge Authors[EB/OL][2016-12-17].
  [18]李 贺.国外开放获取期刊研究综述[J].图书情报工作,2013(9):135-144.
  [19]崔 伟.开放存取期刊的运营机制与发展对策研究[J].科技管理研究,2012(8):22-25.
  [20]程维红,任胜利.世界主要国家SCI论文的OA期刊发表费用调查[J].科学通报,2016(9):2861-2867.
  [21]韩 婧.PLoS ONE开放获取出版模式研究[J].编辑学报,2014(2):202-204.
  [22]曾湘琼.开放获取理论与实践[M].湘潭:湘潭大学出版社,2011:128.
  [23]李 武.开放存取的两种实现途径研究[M].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