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大量仿制我们网站案例,请客户认准ca888亚洲娱乐城唯一官方地址:www.boshilunwen.com !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代写职称论文 > 法律论文 >

开放存取期刊的版权运作与版权问题分析

来源: ca888亚洲娱乐城 时间: 2017-09-28 10:37 阅读: 次 【加入收藏

  20世纪80年代以来,传统期刊版权竞争策略的价格障碍与许可危机对学术交流的负面影响日渐加深。与此同时,争取学术交流权回归的反版权运动从理论转入实践,开放存取期刊(Open Access Journal,OAJ)的迅速发展就是最突出的标志之一。按照《开放存取百士达声明》(Bethesda Statement on Open Access Publishing,BSOAP)设置的条件可以认为,开放存取期刊是网络环境中版权向社会让渡,用户享有免费自由使用权的数字出版物。显而易见,开放存取期刊与传统期刊的最大区别是版权运作模式。这必然引发与传统期刊不同的版权问题,而出版产业链条上的不同主体也会站在各自立场提出新的利益诉求。“金色道路”(Gold Road)是《布达佩斯开放存取先导计划》(Budapest Open Access Initiative,BOAI)对开放存取期刊的定位,足以说明其对实现开放存取的重要价值。从国际范围考察,开放存取期刊正在逼近学术出版的主流,随之伴生的各种版权问题也逐渐呈现出来。解决开放存取期刊的版权问题必须充分认识其版权运作特征,剖析其与传统期刊的权利博弈与矛盾冲突,平衡利益关系。
  
  一、开放存取期刊的版权运作
  
  1.开放化运作
  
  传统期刊版权运作是封闭的,具有垄断性,虽然能够为出版商带来利润,却制约了作品传播的速度、范围和频率,为学术交流设置障碍。与此不同,开放存取期刊的版权通常由作者或者出版商保留,但是保留权利的目的不是为了垄断,而是为了更好地将非保留权利向社会无偿让渡,新创作作品的版权再次按照相同的原理与规则融入知识与学术交流的开放性大循环。分析《布达佩斯开放存取先导计划》对开放存取的定义,结合《开放存取百士达声明》提出的开放存取期刊的条件我们可以发现,开放存取期刊最重要的特征就是版权运作的开放性,其之所以能够成为开放存取“金色道路”的原因正在于此--通过对“逆版权”(Copyleft)理论与制度模式的利用,打破传统期刊封闭的版权文化,遏制版权扩张与垄断的势头,促进学术交流权的回归。
  
  2.强制化运作
  
  鉴于开放存取出版的意义与未来前景,许多国家和地区将发展开放存取出版作为一项国家战略加强政府干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出台强制性开放存取政策。美国是实施强制性开放存取政策的代表,相关法案包括NIH法案、CURES法案和FRPAA法案等。美国的策略是先将强制性开放存取的要求上升到政策层面,然后呼吁国会立法。2015年,英国政府发布了《RCUK关于研究成果开放获取的立场声明》,但是没有强制力与完整的保障机制,2012年7月,英国政府又颁布了新的RCUK开放存取政策,最重要的变化就是增加了强制性,全面支持开放存取期刊出版。另外,英国惠康基金会、德国马普学会、奥地利科学基金会等资助机构以及众多的高等学校、着名研究所也制定了开放存取政策。在西方,强制性开放存取政策已经成为发展开放存取期刊必不可少的支柱政策。
  
  3.标准化运作
  
  在期刊开放存取出版过程中,有的出版商自己起草了许可协议,比如NAP规定所有版权未经过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发布、传递或者复制;Open Edition Books声明须按规定方式分享;还有一些项目规定只能用于非商业性质的共享,为出版商保留发行作品获利的专有权[1].但是,更多的出版商是采用普遍遵循的标准化许可协议,比如《数字同行出版许可协议》《开放出版物许可协议》《开放内容许可协议》,最常用的是《知识共享协议》(Creative Commons,简称CC)。比如,BMC和PloS都采用CC-BY协议出版期刊,Wellcome Trust、RCUK等资助的论文也要求必须按照CC-BY协议出版。根据SOAP的研究,一半以上的年出版论文1000篇以上或拥有50种期刊的大型开放出版商使用CC协议,其中82%使用CC-BY协议。在DOAJ收录的开放存取期刊中,34.8%采用CC协议[2].有的开放存取期刊出版商采用了多种CC协议,比如NPG对复合型开放存取期刊适用的协议有CC-BY、CC-BY-NC-SA、CC-BY-NC-ND,Wiley对完全开放存取期刊适用的协议包括CC-BY、CC-BY-NC等,也有个别出版商对CC协议提出了折中方案。与传统期刊版权许可的格式条款相比,CC协议适用范围广泛、标准化程度高、灵活性较强,当其本土化特别是法定化后,就会具备法律约束力。
  
  二、开放存取期刊的版权问题
  
  1.版权许可效力问题
  
  开放存取期刊的传播是无国界的,而版权保护是适用地域法的,CC协议只有与适用地的立法衔接和融合才具有法律效力,开放存取的理念才能受到保护与传承。其一,知识共享组织是一个非营利性民间组织,没有仲裁力也不设调解机构,协议双方不能期望通过该组织解决纠纷;其二,知识共享组织也不是行业组织,其制定的CC协议只是提供给作者和出版商自由选择,没有强制力与软性的威慑力[3].目前,知识共享组织正通过实施“国际使用计划”(International commons project)推动CC协议在各国的立法进程,但是阻力较大,真正为CC协议立法的国家不多。首先,CC协议的前景尚不明朗,争议较多;其次,CC协议的部分内容与有关国家的既行法律法规相抵触,立法调整牵涉各方利益,各国持谨慎态度;再次,CC协议的适用受法治环境的影响,在不存在版权过度保护问题的国家,对开放存取出版的需求不强,CC协议自然没有用武之地,于是,就出现了CC协议在某个国家和地区早已本土化,却始终无合法地位的现象。
  
  2.自存档版权问题
  
  自存档(Self-Archiving)是《布达佩斯开放存取先导计划》规定的实现开放存取的“绿色道路”(Green Road),指作者将其论文不同阶段的版本(初稿、定稿、出版社审核后的修改稿、预印本、后印本等)自行储存在知识库中供开放获取。由于自存档增加了论文的可见度,成为订阅期刊的一种替代,阅读过自存档论文的用户就可能不再去订购期刊,从而影响出版商的经济收入,所以大多数出版商对自存档存在或多或少的抵制情绪,使自存档政策存在较大差异。RoMEO用白色、蓝色、绿色等颜色代表不同出版商的自存档政策。比如,Elsevier是绿色出版者,允许存储预印本、最终手稿和出版商版本;Thomson是蓝色出版者,允许存储最终手稿和出版商版本;ASC是白色出版者,未发布自存档政策。在自存档问题上,作者、作者隶属机构、出版商之间博弈激烈,迫于开放存取的形势和强制性开放存取政策的压力,许多出版商的版权政策出现了有利于作者和作者隶属机构的转向,但是对非公共财政和公共基金资助成果的自存档却是无能为力的。
  
  3.用户免责问题
  
  在传统期刊出版中,无论是作者向出版商授权,还是出版商向用户授权,都必须保证权利的真实与可靠,因权利瑕疵造成的法律纠纷由授权者承担相应的责任。开放存取期刊出版与此不同,由于作品对用户是免费的,如果再由出版商或作者承担权利瑕疵的责任,则不符合权利义务对等的原则。所以,在开放存取期刊出版中,为了保护作者和出版商的权利,法律责任就由用户承担。根据CC协议的免责声明可知,授权者仅仅是承认尽到不侵犯第三人权利的最大努力,并没有承担保证不侵权的责任。用户使用按照CC协议出版的作品,不会因为该CC协议而免除可能的版权侵权责任。负有合理注意义务的个人或实体并不能因使用作品获得CC协议许可而减轻其注意义务,如果其行为构成侵权,不能据此免责或将责任转嫁给许可人[5].也就是说,开放存取期刊不仅要求用户接受其出版的作品,而且要求用户承担可能的法律责任,即接受“开放存取期刊的一切”,这给用户带来不确定的法律风险,影响用户对开放资源获取与利用的意愿。
  
  三、开放存取期刊版权利益关系的平衡
  
  1.作者权益的保障
  
  作品是开放存取期刊的原材料,而作者是这些原材料的创造者,所以,保护作者的权益就是保护开放存取期刊。目前大多数作者对开放存取期刊存在认知障碍,或者不了解,或者有观念误区,或者有某种顾虑与抵触情绪。因此,必须通过相关教育培训活动,宣传开放存取期刊出版的意义、原理、机制和模式,增强作者理解、亲近、接受这种新型出版形式的主动性和积极性。首先,要转变传统期刊由出版商保留权利的做法,允许作者保留和自由行使权利。Wilma Mossink调查认为,作者最想保留的关键权利包括发表的选择权、分享权、出版权、张贴权、教学与科研使用权、图书出版权、改编作品的扩展权、长期保存权、自存档权以及版权侵权救济权[6];其次,制作开放存取期刊版权政策数据库,为作者许可版权提供指引;再次,为作者提供规范的权益补充协议,由作者提交给出版商,该协议作为许可协议的补充部分,可以纠正和取代版权转让协议中对作者不利的约定;最后,建立国家、机构、基金会等不同层面的强制性开放出版政策,保证作者开放许可意愿的落实。此外,还要对侵权行为实施制裁,虽然CC协议4.0版对此前的规定做了修订,对侵权行为采取“休克疗法”--用户必须在30日内纠正侵权行为,但是CC协议在得到立法保障之前并不具有强制力,不足以对侵权行为进行有效打击,而道德说教也不能替代法律的功能。因此,保护作者的权益,最核心与根本的措施就是为CC协议立法。
  
  2.出版商权益的保障
  
  如果出版商的利益不能得到有效保护,即便有强制性开放存取政策,出版商也会采取各种措施进行对抗。比如,Springer旗下的2000余种传统期刊虽然允许作者自存档,但是要求作者转让版权或者专有许可;Elsevier则设置了多项与机构自存储政策相违背的规定限制自存档。因此,首先要科学评估出版商的利益诉求,出版商的关键权利诉求包括合法出版权、市场销售权、再利用权、数字保存权、投资回报权、版权侵犯的救济权、特殊诉求等[7];其次,协助出版商采取平稳的复合过渡版权政策,允许出版商保留权利,适当认可其商业利益;再次,国家有关部门应把开放存取期刊发表的作品纳入科学评价系统,其价值在作者聘任、晋级、升职中得到认定;最后,政府、大学、研究机构和社会应通过各种途径与方式支持出版商构建相应的经济机制,包括允许项目经费支付开放存取出版费、对开放存取期刊出版提供专项经费资助、集中处理支付论文发表费等。此外,政府还应对开放存取期刊出版商的广告经营、增值服务、电子商务等活动提供政策支撑与实际帮助,增强出版商对开放存取出版的适应能力和内在造血功能。
  
  3.用户权益的保障
  
  《布达佩斯开放存取先导计划》明确了开放存取框架内用户享有的权利,《开放存取百士达声明》《开放获取柏林宣言》都以用户权利为基准提出了开放存取应满足的条件。实现用户权利要采取综合对策:第一,要通过立法和相关政策,促使作者、出版商向社会让渡版权,这是保障用户权益首先要解决的问题;第二,在开放存取司法实践中,要侧重对用户权利的维护,国外已有相关案例可供借鉴;第三,完善CC协议,特别是要尽快解决协议内部,以及不同类型的协议之间的兼容问题,还要对CC协议规则细化,比如提供判断“非商业用途”等行为的具体依据,增加可操作性;第四,加强对开放存取期刊再利用的权益管理,为用户提供集成服务,包括开放存取期刊的集成检索服务、开放存取期刊与其他开放资源之间的关联服务、开放存取期刊的使用统计服务、利用开放存取期刊从事专题聚合服务以及虚拟开放服务等;第五,为了防范和降低用户使用开放存取期刊的责任风险,建议施行国家许可证制度(National License),由非营利性的第三方根据政府授权向用户许可使用开放存取期刊以及其他开放资源,该项制度在北欧国家已经有了成功的实践。

  参考文献:

  [1] 吴晓萍,周显志.创作共用:一种新的鼓励自由创作的版权许可制度[J]. 知识产权,2006(3).
  [2] 魏蕊,初景利.开放获取的现在与未来[M]. 北京:海洋出版社,2014.
  [3] 黄永文,张建勇,谢靖,等.开放资源的再利用模式研究[M]. 北京:海洋出版社,2014.
  [4] 张平. 网络法律评论(第10卷)[M]. 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
  [5] 傅蓉. 知识共享协议的兼容性研究[J]. 图书情报工作,2013(21).
  [6] 宋哲. “创作共用”许可协议评析[J].中国版权,2006(4).
  [7] 谷秀洁. 开放型机构知识库著作权管理研究[J]. 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3.